他们一路换车不换酒,醉态熏熏的,日夜兼程,直往八百里之遥的冬灵码头奔去。

    离码头越近,他们的带的酒越轻,到了码头,就只剩下那两坛没有开过封的酒和一坛没开封的三杯醉。

    车至冬灵码头,两位酒客望着那久违的远洋豪华大船,心中暗自松了口气。直到一人各抱着一坛酒,另一坛三杯醉由车夫抱上大船。

    两人订好舱室,望着周围差不多都是金发碧眼鹰钩鼻的同伴,他们才兴奋的扯下纱巾与帽子,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就是跟随了李浩他们一个多月的侍卫,杰克大老板的侍卫。

    “噢,先生,您吓了我一跳,我还以为你们是东炎大陆之人!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位浓妆艳抹的妖丽妇人,有些惊讶,略带夸张的捧胸大叫。

    “噢,夫人,您才吓了我一跳,我为您的绝美容貌感到震惊!”

    查理侍卫神情兴奋,色眼眯眯的吹捧着这位妇人的容貌。

    如今,他们除了守着两坛酒,不用再日夜守护别人,还不乘机快活,更待何时?

    昨天清晨两坛虎骨酒酿好,李浩早早让单余胜叫来四辆马车,先后到达他们临时居住的小屋,先是李浩俩人与单余胜乘车离开。

    一柱香之后,查理侍卫两人才各自揣着李浩分给他们的五千两巨额银票,带着这趟任务的虎骨酒登车。

    这一路,按着李浩预先想好的计策,换车不不换人,抱酒上车只需喊四个字“冬灵码头”,就此轻松的到达了冬灵码头,完成了这趟任务。

    额外得到巨额的银票还有十多斤价值不菲的虎骨酒,这趟苦差,意外的成了他们发财的美差,由不得他们不兴奋的快得意忘形。

    瞧着查理这么快就勾搭上那位妖艳妇人,不顾旅途劳累,搂抱着在舞厅里跳舞,另外一位侍卫摇摇头,老实的在留舱室之中安歇休息,守候着那两坛金贵的虎骨酒。至于那另外一坛烈酒,纯粹就是掩饰护行用的。

    如今回到豪华大船,他们可不敢喝这种烈酒,还是慢慢的品着船上的葡萄酒,这坛留待回去以后再慢慢享受。

    不提两位侍卫带着虎骨酒成功登船,起程返乡交差。却说李浩他们化妆成普通的旅客与武师,混迹在黄州州府之前,观看经过易容的,再戴着漆黑铁制面具的单余胜与李一山领取悬赏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,是一大队闻讯而来,等着看热闹的普通乡民与商贩,还有衣态华丽的乡绅大豪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还有一些神情激动的曾经受害者,不停的冲撞着拦门的捕快,捕快们被他们挤得没有办法,“呛”的刀剑齐出,明晃晃的护住州衙门口,不让他们进,只放了少数几位当地闻名的受难乡绅大豪进去,进去辨认死尸。

    还够面子进去的,是当地颇有名望的武师大侠,其中就有李浩他们曾经重伤两人的黄州八龙,黑脸书生李灵,江狐江有鱼。

    这些人,李浩他俩本来已经淡忘,但有一旁的乡民介绍,不认识也认识了。

    时隔两日多,气温虽然不算高,众人依然感觉到死尸有些发臭,掩住了嘴鼻在近处看着,得确认是不是这罪魁祸首死亡。

  &nb
--笔趣阁--网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开始--
超级漫威副本笔趣阁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笔趣阁推荐阅读:霸道患者
---笔-趣阁--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结束---
sp; 堂下有两个仵作,在仔细验证死者的真伪与死亡时间。

    轮番辨认之后,州令听过两人发现尸体的详细经过之后,足额的赏银搬到了“张三”与“李四”面前,是一箱箱闪闪发亮的白银。

    “张三”尴尬的道:“州令大人,能否兑换成银票?这个有些携带不便!”

    堂上肥胖的州令抚须笑道:“两位大侠行侠仗义,为民除害,当用十足的真金白银,以示嘉奖,鼓舞更多的侠士见义勇为,让这围观的城民们见证一下,王朝悬赏的榜单,那是言而有信,光明磊落的!”

    “张三”苦笑着道:“如今这银光闪闪的,外面的城民们已经见识过了,现在可否兑换成银票???”

    州令道:“那可不行,如此巨恶诛伏,外面城民围观,群情鼎沸,自当游街庆祝,显示大侠的壮举!另外将要犯割首示众,张挂在车前游街,之后才悬首城门,暴晒七日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“张三”继续苦笑着道:“州令大人,这么做可是要害死草民,还是快点让草民拿着银票消失吧,免得被恶虎余党追杀!”

    州令大笑道:“大侠武艺盖世,再说有备而来,面貌不显,还怕仇家追杀?”

    “张三”道:“州令大人,草民已经明说,草民只会几招三脚猫的功夫,是意外游猎捡来的尸体!”

    “张三”不由暗暗叫苦,立即明白这州令故意在整弄他这藏头缩尾的“大侠”。

    州令大笑道:“怎么可能?本官瞧大侠武艺精深,胆气颇豪,要不然不可能两人就敢送尸上门!来人割首备车,游街慰民?!?br />
    两位捕快道:“两位大侠,请上马车!”

    两人无奈的在围观城民一片欢呼鼓掌声中,坐在装货用的简陋马车之上,沿着闹街游行。两人的身旁,是一箱箱打开的白花花赏银,耀得围观的人群双眼放光,观看的人群自然越变越多。

    马车简陋,上面富绅悬挂的锦旗却是不少,让二人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,暗道这州令太过气人,李浩的想到办法也不够好,或者是这州令太奸诈。

    这么游街的后果就是,极有可能出城数日既遭自己的昔日同党围杀,甚至今日在大街之上,都有可能遭到暗杀!

    州衙之上,清瘦的师爷对州令道:“大人,这样做未免太过火了吧?极有可能让两位壮士就此命丧黄泉!”

    州令瘦小的眼珠之中,两缕精光暴闪,抚着长长的黑须,摇头笑道:“绝不可能!这两奸滑小子怕本官黑他赏银,诬陷他为同党,特意找了这么多人来围观,还请了这么多的武师大侠作证,本官就不信他没有脱身之法!”

    师爷笑道:“如果他们真是普通武师,这下岂不会要了他们的性命?”

    州令摇头道:“不可能,如果他们真是普通的武师,就绝不敢登车!而会在这大堂之上哭着闹着要本官换成银票,或者连银票都不敢拿,只求本官保全他们的性命。他们既然敢上车,就绝对有应对之策!”

    师爷赞道“大人英明,明察秋毫,小的自叹弗如!”

    州令得意的大笑道:“这正是本官为何能高中皇榜,一路高升,当这州令,而你只能当师爷的缘故!”

    师爷赞道:“小的怎敢与大
---笔趣阁--网--小--说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开始--
超级漫威副本最新章节,笔趣阁小说网友请提示: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,请分享给您的朋友。笔趣阁推荐阅读:霸道患者
---笔趣-阁-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结束-
人比,大人的官途那一定是平步青云,只望大人到时能够提携一二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群嘈杂喧闹声中,李浩摇头轻叹道:“州令这招真够阴损,是针对本公子而来??!这下咱们有得忙了!”

    雪月儿低声道:“干脆赏银全部给他们俩个算了,别管这么多!”

    旁边的李二毛乐得轻笑,暗道:“正好让那个该死的小子受受活罪,最好直接将他们杀了,方消我心头之慨?!?br />
    本来,李浩打算让他也上堂的,不过他腿脚不便,极有可能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回到临时客栈,李浩皱眉苦思应对之策,忽然眉头微轩,雪月儿笑问道:“浩弟,想到对策了?”

    李浩附耳低语几句,雪月儿微笑着频频点头,赞道:“浩弟,你真是聪慧无双,足智多谋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雪月儿写好的一封信,由店小二送到本州的一位富豪的府中,紧接着数位家丁护着轿子,急匆匆赶上慢慢游行的队伍,对那些感激涕零的富翁们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那些富翁耳语数句,频频点头赞同,立刻命带来的护卫家丁立即将前面的人撵开。

    捕快见他们都是本地的大掌柜,大老板,不敢驱赶,静候他们表达自己的敬意。

    几位富豪感激的道:“不管这两位壮士是不是亲自追杀了这两位强盗,我们几位都深感大德,在此再次跪谢两位壮士见义勇为,为民除害!”

    这几位富态的乡绅大豪,顿时呼啦啦的跪了下去,几位不想跪的,见旁边的都跪,过意不去,只得跟着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简陋马车之上的“张三”与“李四”尴尬的道:“我们只是捡来尸体赚取赏银的普通武师,几位大老板请起,别羞愧死我们了!说真的,今日游行之后,我们都不敢保证,是否还有命留着。唉,真就不该来领这赏银??!”

    当先一位华衣胖子道:“两位壮士,大侠,千万别这么说!你们是我们的大恩人,我们会日夜祈为两位壮士祈福的,护佑两位壮士长命安康,灾祸不至,福禄随行!”

    忽然他压低了声音,凑耳近前道:“这里是一万两的银票,算是兑换赏银的,两位壮士赶紧趁此机会躲避仇家的追杀去吧?!?br />
    “张三”与“李四”一楞神的功夫,除了一万两的银票,手上还多出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两人反应过来,飞速逃奔出去。

    “喂,两位大侠快回来,还没有游完街呢!”

    这一下出乎意料,一众捕快们慌了神,大声叫着,拔腿猛追,不敢坏了州令的交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前面的家丁护卫立即分开一条道路,让两人跑了出去,将捕快们拦堵在后面,顺便将数位大为好奇的侠客拦了下来,只有少数几位轻功较好的避开了他们的拦堵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黄州八龙他们大赞道:“这幕领取悬赏的闹剧太有意思了!你们两个,速度吩咐下去,查出这两个狡猾小子究竟是谁,或者由谁指派而来?!?br />
    黑脸书生抚着他满脸硬梆梆的黑须,摇头笑道:“原以为又有说书的故事可得,结果得来的是一个未解的谜局!沧门四虎追杀陷阱三魔,去岁丧生二虎,今日又有二虎毙命荒山,更是大张旗鼓,兴师动众的来领
---笔趣阁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开始--
超级漫威副本笔趣阁小说网提醒亲爱的读者:长时间阅读损伤眼睛,请注意休息一下。笔趣阁推荐阅读:霸道患者
---笔-趣-阁---小--说--我是华丽的分割结束--
取赏银,这未免有些不正常!书生怀疑,这可能是陷阱三魔特意张扬出去,让那批追杀他们的人彻底死心!”

    江有鱼道:“不错!极有可能,想不到消失一年之久的陷阱三魔再次出现江湖,黑脸书生,咱们追是不追?”

    黑脸书生摇头道:“我们就别追了!这三魔与州令斗智,此刻他们又是陷身追杀之中,还是别误他们的大事。不过书生对他们的事情越来越感兴趣,传闻其中的二魔还只是未成年的少年与小姑娘!”

    黄州八龙之一哈哈大笑道:“黑脸书生请放宽心,在黄州地头,他们肯定逃不出我们的监视,到时等他们安全了,我们带你去仔细盆问事情的经过。想当初,我们也会这绳头小利奔波追杀,还好及时的悬崖勒马,逃脱了这一劫,要不然我们现在不是葬身那片大陆的沙海,就是死在他们的陷阱之下?!?br />
    此番话深得他们八兄弟的心,思前想后,不禁嘘唏不已。

    其余没有去追的侠客大笑,黑脸书生道:“那是你们见机得快!要不然活蹦乱跳的八龙,就得变成动弹不得的死蛇了!”

    黄州八龙并不生气,跟着哈哈大笑着。

    江狐江有鱼忽然道:“你们发现没有?验尸的仵作言及,二虎是先中暗器剧毒身亡,再胸口中刀,我仔细观察过那刀口,不是我们这边的长剑,也不是鬼头刀等,好似大漠那边的弯刀!还真有可能就是陷阱三魔从大陆彼岸回归?!?br />
    黑脸书生道:“能让武艺一流的二虎身中了暗器,那暗器就不简单了,让书生想起了同样以暗器见长的二魔?!?br />
    众人惊呼道:“百变双魔?”

    黑脸书生尴尬的笑道:“这仅是书生的猜测,没有真解之前,你们千万别见利起意,葬送自己的性命,那可就是书生的罪过!”

    众人大笑道:“放心,我们绝对不会去枉自送命的!”

    一人道:“听说四公主已经不想再追杀两人,命人收回悬赏榜,是权王爷不让,倒是同意将那张赤身画像换下。现在若是我们真有可能将二魔抓来,也别想当驸马,那些钱银什么的,就不稀罕了!”

    几位侠客纷纷点头赞同,一齐慢慢走向本州的地头蛇——黄州八龙的老巢,静候他们手下的探子报知两人的下落。

    却说“张三”两人逃出众人的视线,飞速跃进一座客栈,直奔后堂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追踪而来的几位高手围住客栈,几人坐在酒楼之中,几人在外面察看,一个中年壮汉喝了口酒,摇头笑道:“够狡猾的嘛,现在瞧你们怎么想办法溜出去?!?br />
    楼上关闭的房门立即传来一声焦燥的大喝:“店小二,快点送五斤牛肉,两只烧鸡,再送坛酒上来!”

    “这会还想着吃??!赶紧逃命去吧!”

    楼下的侠客们乐得哈哈大笑,等着看他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店小二送上酒肉之后匆匆忙忙的奔了下来,附耳掌柜的,并且悄悄的塞进一锭银子。

    侠客眼光暴闪,笑得更加开心,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掌柜的点点头道:“你等会去提盒酒菜送到李麻子的店中去,他催了好几次呢!速度快点,今日来了这么多的客人,你可别偷懒!”
幸运飞艇-聚彩 | 北京pk10定律 | 重庆幸运农场官网 | 重庆幸运农场人工计划 | 幸运飞艇必赢计划软件 |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 | 幸运飞艇手机开奖直播 | 664| 111| 791| 230| 178| 758| 149| 567| 788| 7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