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博默示录第二季 > 都市小说 > 冤鬼契约 > 第六章 五年前的绑架案(三)
    小武回到警察局去寻找许三妹的人口户籍资料,陈飞扬则带着萦萦回未寒时。

    萦萦第一次来沪城,看着甩着长辫子的电车叮叮当当过来,稀奇的不得了,不知不觉就拉着陈飞扬看电车。

    陈飞扬第一次被姑娘主动握着手,嗖的一下,像是有一股电流从手指尖到心脏,浑身都跟着麻,

    萦萦迈步往前走,却走不动了,回头一看陈飞扬傻乎乎地站在那一动不动,嘴巴微张。

    “你傻啦?”萦萦顺手在他手背上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再掐俺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真傻了吗?”萦萦又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妈呀,是真的啊,你刚真地拉俺的手了?!?br />
    萦萦瞪他一眼:“你再喊,可劲的喊,全沪城的人都听到了?!?br />
    陈飞扬笑眯眯地说:“那不正好,你拉俺的手,就得对俺负责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看了多少大姑娘小媳妇洗澡,你怎么不对她们负责呢?!?br />
    “嘿嘿,俺倒是想了,可一股脑都娶回家,那不得****啊,白瞎俺这一千岁的好修行了?!?br />
    “天啊,原来你一千岁了!”

    萦萦吃惊地捂住嘴巴,怕自己喊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千岁不好吗?俺法力强啊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这次相亲不是说五百岁的去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叫五百岁包括以上的,俺是以上?!?br />
    萦萦撇撇嘴:“比我大五百岁,五百岁差距呢,怪不得觉得你一直怪怪的?!?br />
    说着转身就走。陈飞扬跟着她问:“去哪啊,你去哪啊?!?br />
    “我心里不舒服,需要发泄一下?!?br />
    萦萦记忆力非常好,挥手叫了一辆黄包车,直接就奔??啡?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下了车指着后面道:“呶,那个人付钱?!?br />
    陈飞扬不得已付了车钱,就见萦萦已经走到65号门口,拍着门喊道:“有人吗有人吗?”

    俺地个老天爷啊,这丫头是个愣头青!

    陈飞扬急忙跑过去,伸手去拉萦萦的胳膊:“姑奶奶,你这是干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越想越生气,不如一次问个明白。查来查去的麻烦死了,正主不就在这吗,把那冒充的小鬼揪出来?!?br />
    萦萦说完又喊道:“马小宝,你给我出来?!?br />
    门打开一个小窗口,一个老头探头出来问:“小姐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马小宝!”

    “这是谢家没有姓马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找谢嘉嘉?!?br />
    “小少爷不在家?!?br />
    老头说着缩头回去,关上了小窗户。

    萦萦气呼呼地,也不顾及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不好使用法术,脚尖一点地,竟然嗖的就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陈飞扬心道真是小姑奶奶,这么大脾气!咱们做狐狸精的,哪个大白天就干这个,想做点坏事你得等晚上月黑风高夜啊。

    他暗自叫苦,又怕萦萦吃亏,谁知道这谢家养没养大狼狗,嗯,要是内有恶犬,自己……自己就拽着萦萦赶紧跑,想到这,他也嗖地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老头目瞪口
--笔趣阁--网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开始--
冤鬼契约笔趣阁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笔趣阁推荐阅读:匠国公
---笔-趣阁--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结束---
呆:“江洋大盗!”

    “谢嘉嘉,出来?!陛虞右丫话淹瓶疵爬贤?,冲向后面的三层小楼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喝道:“报警,叫警察,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跑来大呼小叫?给我轰出去?!?br />
    老头为难地说:“小姐,小姐,少爷真不在这?!?br />
    “你家少爷在哪?”

    陈飞扬问。

    “少爷真不在这,少爷一直住在老太太那边,不在这住,你们快走?!?br />
    “和他们费什么话?!?br />
    女人已经走下来,盯着萦萦和陈飞扬问:“你们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跳进来?!背路裳镏钢盖酵吠备呱钅獾匦α诵?。

    那女人的气焰顿时消了很多,她是聪明人,看到这俩人悄无声息地就跳进来,这是飞檐走壁啊,家里现在就一个老佣人和一个看门的,哪敢继续激怒他们,若是江洋大盗,自己呼救都来不及,便立马脸色缓和下来问:“有事好商量,咱们都不认识,你们找上门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接受了谢嘉嘉的委托,要送他的骨植回来?!背路裳镆槐菊厮?。

    女人脸色大变:“嘉嘉,嘉嘉的尸……”

    她忽然停住了,萦萦问:“你知道谢嘉嘉死了,对不对?马小宝和谢嘉嘉长得一点都不像,你什么都知道的,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谢嘉嘉?”

    女人摇头:“小姐,我们谢家和你无冤无仇的,红口白牙可不好诅咒人,我们家嘉嘉好好的呢,你们怕是上当了,被江湖骗子给骗了吧?现在拆白党可什么事都做?!?br />
    “谢嘉嘉躺在河里,他说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被装进麻袋,外面还拴着大石头,沉到河里,后来麻袋腐烂了,他的尸骨也渐渐被淤泥掩埋,他走不出那条河,不想一直被泡在水里,谢太太,你不心疼吗?!陛虞忧嵘?,想到谢嘉嘉,她眼圈红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胡说八道,我们家少爷在老太太那呢,小少爷好好的,你们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一个老妈子走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谢太太指着大门:“你们不要说疯话了,我……我就当什么都没听到,你们请便吧?!?br />
    萦萦盯着谢太太:“你是知道的,你明明知道的,你忍心让那孩子就那么泡着?他说他冷,他说他不想泡着,谢太太,他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吗?”

    谢太太闭上眼睛,老佣人扶着她胳膊说:“太太,进去吧,这就是两个疯子,打出去就是?!?br />
    陈飞扬忽然走到谢太太跟前,一把将老佣人拉开,迅速在谢太太耳边说了一句话,然后就拉着萦萦说:“走,咱们走?!?br />
    萦萦气呼呼地走了一阵,站住问:“喂,你和那女人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猜!”

    萦萦心情不好,转身就走,陈飞扬紧跑几步拦住她说:“看看,这嘴巴撅那么高能拴牛了。我刚才和她说马小宝的亲妈失踪了,然后叫她有事可以来未寒时找我?!?br />
    “哼,这女人,我可不信她会伤心,也许,也许谢嘉嘉是捡来的?!?br />
    “那老头说谢嘉嘉一直在老太太那,看来是要直接找谢嘉嘉了解下情况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谢嘉嘉,马小宝马小宝,他就是马小宝!”

    萦萦气恼地跺跺脚。

    “好好,马小宝,马小宝,你说是谁就是谁?!背路裳锞偈滞督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