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博默示录第二季 > 修真小说 > 天刑纪 >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不见不散
    感谢:0旖芳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位同伴,再次相聚。

    戊名与灵儿,突然遭到了妖人的伏击。所幸无咎与韦尚及时赶来,终于化险为夷。而戊名的余悸未消,韦尚也是愤愤难平,两人不肯罢休,提议追杀妖人。而无咎摇头拒绝,他似乎更为关切灵儿的安危。

    灵儿站在戊名的身旁,兀自小脸儿煞白,惊魂未定的样子。她对于妖族,并不陌生,而妖族的凶悍与狡诈,还是远远出乎她的想象。尤其是三位妖人,均是堪比地仙的存在,猝然偷袭,贴身缠斗,即使戊师兄也差点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“当真凶险,呼——”

    灵儿伸手拍着胸口,舒了口气,示意自己无妨,然后看着无咎,道:“不愧为妖族的死对头,那个高乾竟然一眼认出了你!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,各自的神色中皆蕴含着笑意。

    无咎像是受到莫大的夸奖,咧嘴道:“我的九星神剑,为天下所独有,被那家伙认出来,也是没法子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趁机问道:“你该杀人灭口啊,为何又放他走脱?如今人已远去,便不怕他召集帮手卷土重来?”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跟着微微点头,显然有着同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无咎没有应答,而是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歪着脑袋,迟疑道:“天衡山,必然遭致妖人的毒手。而三位妖人并未离去,也不该知晓你我的到来而故意设下埋伏。高乾伏击不成,先是恫吓,后又指名道姓,再次威逼,无非要你离开此地。事出反常,必有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灵儿聪慧无双!”

    无咎喜欢与聪明的人打交道,有种交心的默契。他由衷赞了一句,吩咐道:“戊兄,你带着灵儿在此守候,韦兄,随我前去查看一番!”

    他如今习惯了发号施令,而戊名与韦尚,并非韦春花,也非广山与月族的兄弟们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戊名摇头道:“此前躲过一劫,已属侥幸,无咎,我劝你莫要无事生非!”

    韦尚深以为然,附和道:“无兄弟,此地不宜久留,一旦妖族的大批高手赶来,后果难料??!”

    “高乾举止反常,必有隐情。他想要吓唬我,才不怕呢!”

    无咎也不强求,摆手道:“我自去便是!”

    依他如今的修为,只要万圣子不现身,区区的几个妖人,还真的不放在他的眼里。要知道妖族固然有着兽性的狡诈,却远比鬼族容易对付。他是怕了那群死鬼,简直就是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他懒得多说,身子一闪,却并未穿越山门,而是就地往下遁去。

    灵儿有些担忧,催促道:“师兄,你陪着无咎,有个照应……”

    韦尚不听无咎的吩咐,却拗不过小师妹,他点了点头,答应道:“你与戊兄多加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催动土行术,直奔地下遁去。

    依他想来,那个黑脸的高乾,声称妖族的大批高手就在数百里外,而他愈是如此,愈是表明其中有诈。而之前的三个妖人,杀人劫财之后,并未远走高飞,反而躲在地下,岂不是更加古怪?

    转瞬之间,遁入地下数十丈。

    无咎放缓去势,抬头张望。一道裹着光芒的人影到了身旁,竟是韦尚。他有些意外,抬手往下一指。韦尚点了点头,随其继续往下遁去。

    十余丈过后,脚下出现一个山洞。二十多丈的所在,倒也宽敞,嵌着明珠,有石室相连,还有禁制环绕?;蚴鞘艿焦セ?,防御的禁制早已破碎不堪。而置身其中,血腥呛人
--笔趣阁--网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开始--
天刑纪笔趣阁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笔趣阁推荐阅读:冷王,医妃要私奔
---笔-趣阁--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结束---
。山洞的角落里,竟然堆积着数十具死尸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应为天衡山的子弟,均已遭到虐杀,一个个血肉模糊而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无咎看着山洞内的惨景,又看向随后跟来的韦尚。

    韦尚的脸色阴沉,哼道:“哼,不用多想,妖人杀了天衡山的子弟之后,将遗骸藏于此处,并非安葬,而是为了洗劫各人的随身物品。只因疏忽所致,于山门外留下一具死尸,恰被戊兄与灵儿撞见,由此揭晓了妖人所造下的一桩罪孽!”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示意道:“且稍待片刻……”

    他与天衡山的弟子,素昧平生,而同为修仙之士,他要焚了那堆遗骸,也算是略尽道义之情。

    而无咎却摆了摆手,闪身没入地下。

    韦尚微微一怔,来不及多问,急忙催动法力,跟着往下遁去。

    数十丈,数百丈……

    无咎依然不停,且去势加快。

    韦尚突然发觉,有浓郁的灵气,从地下涌来。他有所猜测,手中多了一把短剑,并调转身形,全力催动遁法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已达千丈之深。神识所及,一块巨大的石头,静静横卧在黑暗之中,并有灵气散发而出。

    灵脉?

    便于灵脉的不远处,有个封闭的洞穴,还有两个壮汉在来往忙碌,应该察觉到了头上的动静,各自慌乱起来……

    那是妖族的高手,在此盗掘灵脉?

    一道光芒疾遁而去,冲向一位妖人。是无咎,他根本不容对方躲避,“砰”的一剑劈出,顿时血光迸溅。另外一位妖人正想着拼命,而地下深处,沉重的铁棒难以施展,急忙转身逃窜……

    韦尚看得真切,迎头赶上,抬手一指,飞剑急袭而去。他所施展的是把银色短剑,异常的凌厉,“咔嚓”击溃妖人的护体灵力,却从剑芒中吐出又一道银色的剑气。妖人猝不及防,被剑气直透腰腹气海,“轰”的肉体炸开,霎时丢掉了性命。

    而无咎已落在洞穴中,传音道:“韦兄,好手段!”

    韦尚随后而至,带着矜持的口吻淡淡出声:“一个妖人而已,对付不难……”

    却见无咎的手上举着一物,满脸的喜色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纳物戒子,显然来自与妖人。

    韦尚突然想起,他也杀了妖人,却并无收获,急忙往回遁去。而转身之际,他两眼一亮,洞穴的地上,堆满了灵石,足有数千之多,闪烁的晶光煞是迷人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韦尚再次回到洞穴中,手中多了一个纳物戒子与一个铁棒。而无咎原地未动,地上的灵石也依然如故。他不禁露出笑容,道:“呵呵,只怪我粗心大意,谁能想到,地下竟然藏着两个妖人,差点错过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背着双手,含笑道:“谨慎并无大错,只是便宜了妖人!”

    韦尚连连点头,恍然道:“妖人四处作乱,只为劫掠各地的灵脉。而此前的高乾,唯恐诡计败露,便三番两次恫吓,不料反而露出破绽。两个妖人忙着盗掘灵石,消息闭塞,恰被你我抓获,呵呵!”

    他笑得爽朗,而看向地上的灵石,又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无兄弟,这多的灵石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含笑如旧,不假思索道:“有道是,天予不取,反受其咎。既为不义之财,你我也不必客气!”他抬手一指,分说道:“你杀人所得的纳物戒子与玄铁棒,理当归你所有。地上的灵石,二一添作五,彼此一人一半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兄弟真是痛快!”

    “嘿,不痛快,不兄弟!”

 &n
---笔趣阁--网--小--说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开始--
天刑纪最新章节,笔趣阁小说网友请提示: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,请分享给您的朋友。笔趣阁推荐阅读:冷王,医妃要私奔
---笔趣-阁-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结束-
bsp;  无咎早已干惯了杀人劫财的勾当,如今更是驾轻就熟。地上的灵石,足有五千多块。他仅取了两千块,余下的尽数归了韦尚。而韦尚见他大方,又添几分好感。

    眨眼功夫,分赃完毕。

    “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灵脉尚存,稍加寻觅,当有收获……”

    “韦兄啊,灵脉已十去七八,又何必贪心不足呢,否则被人撞见你我,难免要背上一个灭门劫财的罪名,即时跳入飞卢海也洗不干净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所言极是……”

    弄清楚了天衡山遭难的缘由,又杀了妖人,捡了便宜,再不肯耽搁下去。而韦尚也终于言听计从,随他往上遁去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两道人影冲出地下……

    戊名与灵儿,尚在山门前等候,又不便离去,早已焦虑难耐。忽见两人返回,各自松了口气,急忙迎了过来,不免要询问一二。

    韦尚落下身形,笑道:“呵呵,我与无兄弟杀了两个妖人,斩获颇丰……”

    “地下藏着妖人?”

    “无咎他料事如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何收获?”

    “嗯,师兄说说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凑到一起,正要叙谈一番。

    却听有人嚷道:“哎呀,杀人劫财,理当跑路,岂有就地吹嘘的道理,走啊——”

    无咎从地下遁出,并未落地,而是顺势腾空,摆出一个跑路的架势。而三位同伴并未跟来,顿时让他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还是灵儿听话,摆着小手,踏起飞剑,示意道:“两位师兄,边走边说??!”

    韦尚附和道:“嗯,已耽搁多时,你我速速离去!”

    戊名跟着踏空而起,许是受到训斥,不满道:“无咎,留下是你,走也是你,声称不怕的是你,如今慌里慌张的还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戊名长老,此一时彼一时……”

    无咎正要分说,却慢慢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戊名则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而韦尚与灵儿也是有所察觉,同样瞪大双眼。只见十数里外的山峰上,突然冒出一群人影,足有三四十之多,均踏空而行,妖气冲天……

    “戊兄,你三人快走,我来断后!”

    “韦尚,你带着灵儿,我断后……”

    那数十个突如其来的人影,均为妖族的高手,相距如此之近,一场追杀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韦尚与戊名知道凶险,争着留下断后。否则带着灵儿,谁也休想逃脱。

    “不必争执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断喝响起,只听无咎不容置疑道:“妖族的遁法惊人,即使你我分头逃脱,只怕也难以如愿,速速带着灵儿从地下走,快——”

    “此计可行……”

    戊名与韦尚换了个眼色,抓着灵儿便往下遁去。

    却见有人愣在半空,灵儿急道:“无咎,何不同行?”

    无咎循声看去,无奈道:“我也想同行呢,谁让妖人可恶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见不散……”

    灵儿的话语声未落,已随着戊名、韦尚没入地下。而便在她失去踪影的瞬间,小手一挥。

    与之刹那,一枚玉简飞来。

    无咎伸手抓住玉简,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便于此时,数十道人影逼近到了百丈之外……
幸运飞艇-聚彩 | 北京pk10定律 | 重庆幸运农场官网 | 重庆幸运农场人工计划 | 幸运飞艇必赢计划软件 |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 | 幸运飞艇手机开奖直播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