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帝无心,魔族的皇室血脉,地位极高。

    随着一众魔人的出现,那弥漫着滚滚黑雾的虚空裂缝,逐渐愈合,归还天空一片安好。

    而这里,就是魔族的栖居之地,魔渊!

    “走,跟着魔仑,太古天帝的传承必须是我们魔族的?!蹦何渍吣灰挥?,带着滚滚黑雾当先而动。

    十天已过,向问天在安排吴天尊等人隐蔽之后,独自向着莲花湖所在而去。

    随着孤萱与向问天的到来,他们双方之人也是自密林深处走出,汇聚向太古天帝墓冢之前。

    孤萱扫了一眼向问天,沙哑的开口,“五百万天源金晶,你带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带来了?!毕蛭侍斓阃?,反问道:“你呢,有没有带够?”

    “自然带够了?!惫螺婵诨赜σ痪?,仙洞释放之中,一大片天源金晶闪闪发光,惹人心惊。

    她在展示资源之后,对向问天催促道:“开始吧,省的浪费时间?!?br />
    向问天挑了挑眉,道:“我说过,就算有足够资源,咱们想破开墓门,也需要很多的时间?!?br />
    “需要多久?”孤萱凝眉发问。

    向问天微一思索,沉吟道:“如果顺利,最快也得用两个月的光景?!?br />
    “怎会这么久?”孤萱道。

    向问天耸了耸肩,表示无奈道:“没办法,只能慢慢的来,强攻的话,就是合你我两大势力所有力量,都未必能打开?!?br />
    孤萱沉默,片刻后,开口道:“好吧,咱们就等两个月?!?br />
    见到孤萱同意,向问天心头冷冷一笑,掌印轻动间,一堆散发着纯净仙气的天源金晶落了一地,顿时晃亮了所有人的眼。

    向问天看向孤萱,开口道:“只是五十万天源金晶,你也拿出这个数,我要开始布阵,改变墓门下的山川纹络阵势?!?br />
    孤萱没有多语,她素手轻抚,也是一片散发着纯净气息的天源金晶呼啦而落。

    百万天源金晶,堆成了一个丘,所散发出的纯净气息,令人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向问天没有再说什么,他纵身虚空之中,观望山川大势走向,配合星斗方位,指挥着独孤剑各处奔跑,做出一个个记号。

    足足用了十天时间,一座有百万天源金晶布置而成的玄奥大阵,笼罩了太古天帝墓冢大半个地带!

    向问天环视一眼众人,开口道:“好了,接下来,我们只能静观其变的等待着?!?br />
    一句音落,他招呼一下龙浩等人,后退一些距离,随意的坐在地面碎石上,开始了等待。

    另一边,孤萱在对柳歆交代几句后,转身离开了这片地带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孤萱的背影,向问天微微一笑,看向另外柳歆,开口道:“柳歆姑娘,你家宫主怎么走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有事?”柳歆反问,语气中满是戒备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有?!毕蛭侍煲⊥返?,旋即问道:“对了,你知道孤萱身体中的另一道神念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!绷Ю淅涞幕卮?,一句音落,她直接盘坐下来,做
--笔趣阁--网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开始--
天龙武神诀笔趣阁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笔趣阁推荐阅读:神级建村令
---笔-趣阁---小--说---我是华丽的分割线结束---
出了修炼之状。

    那模样,似乎拒绝再与别人交流!

    扫了一眼柳歆,向问天轻叹了一声,自顾的说道:“曾经的天玄宫,有三大高手,宇白,柳涛,韩钟,而他们三者间,宇白的修为最强,只可惜她向来自负,为了称帝的虚荣进入了魔渊,至此无归?!?br />
    听着向问天的话,那盘坐中的柳歆秀眉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这边,龙浩自然知道向问天的意思,他配合性的开口道:“师傅,那宇白是不是死在了魔渊?”

    对于龙浩这么一问,向问天很是满意的一笑,摇了摇头,“按道理来说,她已经死了,但后来她的神念体却是回到了天玄宫内,一直依附在了孤萱的身上,就这么存活着?!?br />
    独孤剑道:“不对啊,到了她那种地步,只要有一道神念不灭,都能重组肉身,她为何活在别人身上?”

    向问天淡笑,开口道:“或许,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她了,也有可能,是一个魔?!?br />
    听得向问天这么一语,柳歆的眉头皱的更紧了,她身侧的六名长老则将愤怒的目光落在向问天这边。

    向问天无视那些愤怒的目光,继续道:“其实这事谁也不好说,不过,在宇白的神念回去之后,一直都压着咱们天神宫一头的天玄宫,接连发生了两件大事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大事?”燕桐追问。

    向问天淡淡道:“天玄宫另外两大高手柳涛,韩钟全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,这千年来,再也没有出现过?!?br />
    “千年都未出现,那一定是死了?!毙μ炜谒盗苏饷匆痪?。

    而也就是他这么一句话,直接引起了柳歆的暴怒,她霍然起身怒瞪笑天,“秃子,你休要胡说,他们没有死!”

    笑天无辜的摸了一下光头,反驳道:“千年没有出现,就算不死,也快憋死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~”柳歆瞪眼,有着杀意弥漫。

    向问天扫了一眼柳歆,轻叹道:“柳姑娘,其实我与你父柳涛有着一些交情,他在消失之前曾与我碰过面?!?br />
    柳歆双目微眯,她扫视着向问天,沉吟道:“你以为,我会信你的话么?”

    向问天道:“我没有让你相信,只是不愿看到故人之女,被歹人所利用,悲伤延续?!?br />
    说到这里,向问天微一停顿,他扫视着天神宫的众人,开口问道:“在你们的心底,一直都认为孤萱的身体中存在着的是宇白吧?”

    他们绵面面相觑,沉默不语,柳歆的目光闪烁不定,不知作何想法。

    向问天继续道:“孤萱是你们的宫主,心系你们,但你们可以想象之前宇白主导孤萱身体,看到你们大批修者陨落之时,是什么表情?她根本没有伤悲与惋惜!”

    听得向问天这么一语,柳歆的心头发起了虚,天玄宫那六人的愤怒表情也是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以为我在挑拨离间,你们不妨再想一想,五百万天源金晶,天玄宫内有没有?”向问天看着他们众人,淡然而语。

    “没有?!绷б⊥坊赜?,很是肯定。见到柳歆说话,向问天面色一紧,沉声道:“关键是,你们的宫主拿来了五百万天源金晶,你们有没有想过,这些资源她是从何而来的?!”
幸运飞艇-聚彩 | 北京pk10定律 | 重庆幸运农场官网 | 重庆幸运农场人工计划 | 幸运飞艇必赢计划软件 |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 | 幸运飞艇手机开奖直播 | 426| 385| 762| 831| 513| 410| 523| 776| 610| 103|